忍者ブログ
阿華田の同人作品
[14]  [13]  [12]  [11]  [10]  [9]  [8]  [7]  [6]  [5]  [4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Part

 新罗再次气急败坏得出现在静雄面前时,当然,他也不能拿静雄怎么办。

“我说,下次可以先知会声再打个电话来么?我正准备和赛尔提……算了,不告诉你。”白大褂的青年想到什么的时候,头上似乎有花在盛开。

“对了,到底是怎么了,临也我不是都处理完了么?喂喂,这种你就是庸医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!”

静雄不说话,只是干脆得拎起新罗,扔进了自己仍然被占领着的卧室,然后把自己关在门外。

 

黑发的青年安静得坐在床上,打量四周,然后看见了新罗的白大褂。

“你是,医生?”安静谦和的语气。

新罗突然感到了全身细胞的颤抖。这种奇怪的感觉……?是……

“那么医生,你知道我是谁?”也许他只是在自言自语。

喂喂,临也你开玩笑吧。我可好心帮你重新止血包扎了喂。新罗感觉身体一瞬间似乎被定住,等反应过来,慢慢慢慢得向后退,成功了,就快成功了,可以离开这个房间了,再也不要进来了。

“医生,你一定认识我的吧。”

我一点也不认识你啊!当然如果你肯让我解剖我还是会乐意的,虽然肯定没有赛尔提那么[哔——],打住打住。“你,还记得你是谁吗?”

“我,是谁?”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,赛尔提快来救我丫,我要回家!想起身后还站着静雄,新罗的内心在小小哀嚎。

 

******

 

半小时后

 

客厅里坐着静雄和新罗。

“咳咳,根据我的观察和判断,临也……临也他……,咳咳,……他,……基本上就是失忆了。”

“啧。”

“就是失忆了。”新罗两手一摊,就是个无奈的杯具。“我现在让他睡了。你准备怎么办?”

“啧。”

“不过,说实话,真的,不是你干的?”哎呀,我好奇死了好奇死了好奇死了,你快点告诉我吧,不然我是为了什么才从赛尔提身边跑过来的啊。当然,后面的话,新罗并没有说出口。

眉头打结的青年一言不发,陷入沉思。

喂喂,你说话啊。你这样,我很怕的呀T A T

于是静雄抬起头来望着新罗。

喂喂,你这样看着我,我更害怕的呀。——“别,别,你知道我家赛尔提很胆小的,临也本来就爱玩小刀子,一不小心把我家赛尔提吓着了怎么办,我家可放不下。这人,你看着办吧,再见。”新罗转身飞奔,开锁,开门,关门,下楼,一气呵成。

“也对,新罗家有女孩子。”静雄自言自语。

那,房间里的那个跳蚤,他又该拿他怎么办呢?

 

卧室里的那个人,抱着静雄的被子继续占据着静雄的床。

 

Part

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头依然昏昏沉沉,脸色却已恢复些许血色。

那个医生给他吃了镇静药吧。

“咕噜咕噜——”咦?什么声音?

他摇了摇脑袋,好像,是饿了?

光线突然变暗了,一团阴影罩在他身上。静雄站在他的眼前,递给他一个杯子。

他双手接过,隐隐察觉对方动作的生硬,手心里却温暖开来。

“是牛奶,我热过了。”硬生生的语调。

临也抬起头,对方的视线却依然看不到。

“我们,是朋友么?”似乎有什么断掉的声音,却,找不到声音来源。

“不是。”静雄转身,“啪”得带上了卧室的房门。

捧着手里的杯子,他对自己说:“牛奶,很温暖啊。”他想,为什么一点也不慌呢,明明都忘记自己是谁了,忘记是怎么受的伤,忘记是怎么来到这里……

 

大概是因为,直觉告诉他,手心里的牛奶是那个叫静雄的男人最爱喝的。

拍手[0回]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alendar
09 2019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About Me
eingzone.com
New Comments
忍者ブログ [PR]